简体中文  ENGLISH


总院服务电话:0877—2062798
24小时呵护您的爱宠!玉溪博爱动物医院总院24小时电话:0877—2062798
博爱视频新闻
病例故事

狗的秘密生活(4)第3章 都市游侠




3 都市游侠

米萨另外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技能,那就是它懂得判断及处理交通状况。

剑桥这个地方集合了一些全国最蹩脚的司机,常让人十分痛苦,但米萨游走于车阵中却能毫发无损。它就好像一位土木工程师,根据不同的交通状况,把街道分为四类,分别再找出不同的应对之道。第一类是交通最乱又最危险的地区,这些地区不但车辆拥塞,还有四面八方的来车,例如市中心、波特(Porter)街或是哈佛广场(Harvard Square)等地。米萨干脆根本不涉足这些地区,如果它要远行到这些地区的另一头,就走边缘绕路过去。第二类地区是包含了几条快速道路,例如,阿尔外夫公园路(Alewife Parkway)和纪念大道(Memorial Drive)等。这儿条路交通流量很大,又常有车超速,对狗而言特别危险。不仅是因为撞到狗无须负担任何法律或道义责任,最主要是因为狗的高度只到车头的下方,驾驶者根本看不到它们。如果要旅行到米萨想去的地方,它又无法避开这些快速道路时,它就会采取低调策略,当靠近车辆的时候,它表现得很圆滑又机智,试图安抚这些都市之虎。

过马路的妙计

其实这并不稀奇,很多狗都会把车辆看成是有生命的动物,当狗拔腿猛追汽车的时候,很显然是把汽车视为不守规矩的庞然巨兽,而且非常需要给它们一点教训及指导,而狗似乎就是忍不住要去扮演老大的角色。然而米萨却从来不怕车子,这只哈士奇犬与其他久经驯养的同类不同,它带有较少的家犬习气,也不觉得应该浪费时间去教训人类。然而它充分了解车辆的高度危险性,尤其是在那些快速道路上,面对火爆又横冲直撞的汽车,危险性更不在话下。因此米萨绝不敢日中无车,当走近快速道路的边缘时,它会很谦卑地仁立,头和尾巴低垂,双眼半闭,双耳内敛地半垂。如果路过的车子看到它,一眼便会明白它只是一只想穿越马路的狗,并不想替人类带来麻烦。

但是当车子变少了,米萨那卖乖的模样立刻消失无踪,耳朵竖起,尾巴也一样,接着勇敢地在车阵中穿梭,就像平常那样,一副自信满满、勇敢无畏的样子。穿越快速道路之后,它步履轻盈,连蹦带跳,继续欢乐的旅程。我观察它许多次,从来没有听过紧急煞车的刺耳磨擦声。有时候,在穿越快速道路前,我们两个会走散了。因为我既缺乏米萨的勇气,又没有它的技巧,在我认为交通状况足够安全,可以过马路之前,我都必须等很久,而它早已跑过去了。如果我们被拆散了,米萨会在远远的路边等一会儿,但是过了一段时间之后,假设它以为我迷路了,或失去兴趣再跟下去了,它就会独自继续未完成的旅程。我则绝不会叫它回头,因为交通状况实在太危险了,我不想它为了我再度涉险。无论如何,一旦我们真的走散了,我会干脆直接转头回家,当它在一段时间之后尽兴游罢归来,总会看到我在家里等它。

米萨所划分出来的第三类地区涵盖市区的主要街道。比如剑桥著名的巴拉图街(Brattle Street)就是最好的例子,因为米萨通常都以这条路为它的主要交通干道。正确的说法应该是,它经常都利用这条路的人行道,往返于附近的几个地区之间,就像人类走人行道一样。但是和那些与它一起行走的同路人类比较起来,在穿越马路的时候,米萨的方法似乎比较好,也比较高明。

人类通常都会在十字路口穿越马路,米萨却另有高见,它先到达十字路口,再往回折返约二十英尺,接着在那里过马路,然后由这条路的人行道走到巴拉图街的人行道,从那里继续它的旅程。虽然米萨每次都这样做,但一开始我实在不明白它的用意,慢慢地,我看出了个中奥妙,也跟着依样画葫芦起来。米萨的策略为什么比较安全?因为沿着路的两边,不论在何处过马路,都只需要注意两个方向的来车,而在十字路口却需要当心四个方向的来车。离十字路口远一点,可以减少被转弯车撞到的机率。自从学会了米萨的绝招,我发现几乎所有自由旅行的狗都是这样做的,我更进一步注意到,如果某些人过马路的速度比较慢,或必须靠听力来判断路况是否安全,也会采取这种方法,举例来说,盲人就是如此。

百尺竿头

米萨考虑的还不只是安全因素而已。如同其他出外旅行的狗一样,在建筑物后面的一棵树、一支路灯杆子、一座邮筒或是一根消防栓,都是它习惯穿越马路的地方。对于狗而言,这些标的物就好像河边浅滩上的一座歇脚客栈,大多数旅人累了的时候总会在这里停驻片刻,同时也因此成为留下讯息或记号的好地方。米萨通常都会造访这些标的物,经过审慎的勘察之后,它接着转过身来,再抬起一条后腿。对大多数狗主人而言,这个景象应该再熟悉不过了,所有的公狗,当它们在路上梭巡时,本能的都会留下一些永久的记号(至少它们自己相信那是永久的记号)。有时候米萨会一再重复这样的动作,先是排一点尿,对着它自己留下的污渍检视一番,然后再排一点尿,有时甚至要一再重复这样的过程,多达五六次,直到它心满意足为止,然后继续往下走。有时候它的身体会一直打圈圈,好让它的腹部向上倾斜,同时踮着脚排尿,使它所留的记号可以离地面达三英尺高。即使己经是这么高了,有时米萨竟仍然觉得不够,如果它想再“百尺竿头”,就会再转身、再把腿抬高一点,以至于当它检视成果时会发现,所留下的记号已达眼睛的高度,甚至更高。

尿出地盘

这些动作背后隐藏着什么意义?当然绝不仅是为了排光膀胱里的尿,如果它只是想要尿尿,何必这么大费周章,它只要像小狗一样,蹲在地上,稍微弯曲膝盖,不弄湿后腿就好了。米萨抬腿尿尿这个动作,是不是企图标示出它的势力范围?这显然已是一个被公认的解释,在我还没有开始观察米萨之前,我也一直认同这个解释,并以为事实就是如此。后来我便一直追踪米萨做过记号的每一个地方,试图去了解在米萨心目中,到底觉得自己拥有了多大势力范围。渐渐地,我搜集到一大堆散布四处的资料,而这些资料显示,凡是米萨所到之处,它都宣称那是它的势力范围。但是这怎么可能呢?聪明懂事如米萨,难道不会区分哪里比较靠近自己的家,哪里又是比较远的地方?它会不会在自己家附近有一种行为表现,而在那些偶尔造访的地方,又有另一番行为标准?事实上我发现,无论米萨离家旅行有多远,它那些抬腿留下来的记号就出现在多远。

至于在那些往来惯了的街上,米萨的举动真的会大不相同,这也许就是它所划分出来的第四类地区。在这里,它丝毫不畏惧汽车,更不走人行道,反而故意又大胆地走在街道中间,还表现得抬头挺胸,双眼炯炯直视前方,尾巴神气地翘着,伊然充满自信的样子。即使耍穿过十字路口,仍然处变不惊,不改初衷,但是它会一直密切注意街道前方的路况。比较棘手的是,当它这样做时,就无法看到左右方向朝它疾驶而来的汽车。然而真叫人不敢相信,它每次都能安全过关,米萨到底是怎么办到的?

秘密在耳朵

关于这个问题的答案,我是从它的耳朵得到了灵感,如果它的耳朵像其他大多数哈士奇狗一样,两耳都是尖尖直立的话,我恐怕永远也找不到答案。可是米萨的耳朵与众不同,它的左耳尖是柔软的,当它轻松自在地小跑步时,这只柔软的耳尖也会随之上下摆动,然而当它提高警觉或是焦虑的时候,以及当它注意力集中在某件它认为很重要的事物上时,左耳尖的这个部分,也会像右耳尖一样,挺挺的竖立。

有一天,我又骑上我那辆脚踏车,继续跟着米萨做我“狗生物学家”的研究,当我们走到一条街边,我发现它的左耳尖又立起来了,就如同它平常要穿过十字路口前的样子。像以往一样,它的双眼锁定街道前方,愈靠近路口,两耳立得愈高,而且朝着人行道向外做弧形的转动,当它准备好穿越时,仍保持一贯速度,目视方向不变,双耳向着对街上下摆动,如果有车子开来,它一定听得到。更厉害的是,它不但听得出速度,还听得出方位,根据这些讯息,米萨可以轻而易举地决定,是要保持速度向前走,还是要减慢速度。前者可能使它在十字路口被来车撞个正着,后者则是让车先过它再过。

一面行进,一面不断直视街道前方,是为了辅助它确认从两旁听到的声音,使得米萨能够从容跑过路口,并且浑身散发出镇定与自信。

眼睛另有妙用

为什么米萨过马路的时候不直接看着汽车呢?因为它的眼睛另有大用。当时,它正以双眼监视十字路口远远那头的动静。通常在那个时候,附近地区没有被链子拴住的狗都会发现了米萨,纷纷从后院或前廊奔出来,和米萨在街上遇个正着。而米萨早早注意着它们,就是为了有充分准备,好严阵以待。

它要在那些狗还没发现它之前,洞悉对方的行踪,才能在双方一碰头的时候就胸有成竹、气定神闲。几乎没有例外,当最接近米萨的那一只狗走过来时,尾巴和耳朵都是竖起来的,那时双方的距离大约是三十英尺,米萨接着便会放慢步伐,更小心地戒备,全副注意力密切集中于来狗身上。渐渐地,二狗终于面对面,展开第一类接触。

此时,米萨的颈部微屈,尾巴高高翘起,另一只狗则原地立正,准备接招。

米萨随之迅速笔直向前挺进,直到两只狗稍稍有一些交集,双方的头此时都在彼此的颈子旁边,通常米萨这时候才会把一直朝着人行道的头部转过来,和对方四目交接,而那只狗通常也是头部微倾,以怀疑又探询的眼光直接逼视着米萨。在接触的过程中,米萨始终保持尾部挺立,双耳前倾,身体表层的松毛也微微直立。如果对方表露出意图,想闻嗅米萨的鼠蹊部或肛门,米萨就会很机警地避开,后腿一纵退到人行道上。终于,它做出想结束这种对峙的身体语言,那就是看着对方的脸,颈部非常弯曲,几乎碰到对方的后颈部。

只有在这个动作之后,米萨有时才会改变一下姿势,或是让对方来闻一间它,探个究竟。街头对峙

其实几乎每个人都看过这种镜头,多半一开始都弥漫着火药味,当紧张情势松弛下来时,其中一只狗会轻碰一下另一只狗的臀部,有时候对方不为所动,并未作出善意的回应,那么它们又会继续转圈,进一步侦测对方;有时候被碰的一方显得有些犹豫,接着就会盖下耳朵,尾巴也下垂一些。恐怕没有人明确知道,这样碰一下臀部代表什么意义,双方又是借此来传达何种讯息,只能大约揣测,它们是用这个方法来判断对方到底有多重。

然而,总有相当大成功的机率,这种测试能使它们达成共识,化解紧张对峙。

在此之后,它们往往就会分道扬镰,各自继续走自己的路。虽然是在很难以察觉的状况下,我还是有一个重要的发现,当米萨和路上的每一只狗遭遇对峙时,最后总是由米萨发动那个轻碰臀部的讯号,而在它们分手的时候,也总是米萨把尾巴翘得老高,显示它在这一场角力中,已经取得了胜利,地位也因此比对方优越。当然,此时若是看看另一只狗,必定是垂着尾巴。到了这个时候,可能是米萨主动邀请,或是由对方示好,他们会玩耍一会儿,甚至高兴地跑跑跳跳。米萨偶尔还会邀请这些狗加入它的旅程,表示的方法是向前方慢跑,同时频频回首,看着另一只狗。

迎接挑战者

似乎这已是不成文的规矩,米萨从来不在小型狗的身上浪费时间,碰到它们的时候只是擦身而过,或根本跨过它们。至于那些巨型狗,它则想都没想过要去惹它们,碰到的时候干脆假装视而不见。因为它比那些小型狗强壮已是不争的事实,每个人都看得出来,它也无须再花时间去证明,然而它又不想让别人注意到,自己天生就无法和那些巨型狗竞争。

结果是,它把注意力集中于十磅到十五磅之间的狗,也就是和它自己差不多大小的狗(事实上在它所碰到的狗中间,几乎有百分之九十都是这种尺寸)。在双方体型相当的大前提下,米萨就很有兴趣和对方周旋,而且总想要胜过它们,取得优越的地位。米萨花在公狗身上的时间也显然多于花在母狗身上的时间,因为母狗比较不会步步靠近、咄咄逼人,通常在弄清楚米萨的性别,或知道了米萨的态度之后,马上就会离开。不过,无论它挑战对象的性别为何,当它们分手的那一刻,米萨总是带着胜利者的骄傲,激励着它继续在街上巡曳,反复和不同的狗遭遇。如果有哪一只狗对它不服气,米萨就会重施故技。行行重行行,米萨就这样沿着剑桥长长直直的街道,展开一场壮游。巡曳完一个地区,只是为了要进军另一个新的地区。在那里,它仍然是那么散发着自信,迎接每一位挑战者。

最初,我把米萨所碰到的每一只狗,都当作是一个障碍,好像是旅游或航行中遭遇的麻烦,如果米萨想要到达目的地,这些都是它所必须解决的问题。因此我充满耐心地跟随它,从一个地区走到另一个地区,但是我愈来愈感到迷惑,心中不断想着,奇怪,米萨到底要去哪里?又到底在找什么?我怎么都看不出来。

对母狗不感兴趣

首先我十分确定它不是想找伴侣。因为当它碰到这些地区的狗时,在它们身上所花的时间,往往还不到一分钟,况且语义说回来,在我家里,它自己木来就有一群狗伴,它有一位忠心的妻子、一群孩子,我家另外还有两只巴哥狗。由于两只巴哥狗的体型明显小于米萨,所以从一开始就对它俯首贴耳,不敢违逆。当我们大伙儿一起出去散步时,它们俩更是像跟班一样,走在米萨的后面。(如果我们要一起去散步,我只需把米萨的太太玛丽亚用狗链子绑着,这样它们贤伉俪就会跟着我,不至于跑得无影无踪。)

其次,我相信米萨旅行的目的应该也不是为了性。主要是因为在那几个地区,找不到几只正处于生育期的母狗。尤其是每一个地方有多少无家可归的流浪狗,大概都已经是固定的了,而且剑桥附近的居民特别重视阶级和地域关系,简直完全不能忍受别处跑来的狗。他们更加讨厌屋外集合了一大群毛毛躁躁、兴奋难抑的公狗,当值母狗发情期时,毫无顾忌地不时往房屋一角、矮树丛边乱撒尿,以留下它们的气味和记号,而路过的人一不小心就沾了一腿。当我和米萨一起出门的时候,偶尔也会看到一些乱哄哄绕着母狗打转的公狗群,但米萨对那只引起骚动的母狗似乎并不感兴趣。头脑冷静的米萨绝少加人去瞎起哄,就算偶尔跑过去看看,也是一会儿就离开了。而且我和它一起旅行那么多次,还真的没有看过它遇到哪一只母狗是能够吸引它,让它愿意与之交配的。

性、伴侣、好食物?

米萨旅行的动机既不是为了找伴,又不是为了性,那么它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?最后我又排除了是想狩猎或找东西吃的可能性。因为在家里,我一向都给它足够的食物,它对吃东西也很小心节制,不会随便吃别人给它的食物。它对垃圾桶里的东西更是兴趣缺缺,我从来没有看过它掏垃圾桶。充其量,当他旅行时如果看到放在露天的垃圾桶,它可能会去闻一间表面的东西,因为那上面可能会有别的狗留下来的气味或记号。就算是一些香传四里的东西,例如,装快餐的盒子,也很难吸引它的注意。甚至,连那些在市郊觅食的小动物,例如,猫或是其他小型野生哺乳类动物,它也都不屑一顾。松鼠呢?绝大多数的狗都会忍不住去追松鼠,米萨竟然也对松鼠表现得很冷淡。只要发现松鼠一看到它就赶快逃到树上去,它也懒得再理那只小东西了,又回过头来继续他自己的旅程,一次又一次探索剑桥的大街小巷,一次又一次遭遇更多的狗。

最后,我终于水到渠成地找出了答案——和这么多只狗碰头其实不是米萨旅程中的附带收获,而根本就是它一直乐此不疲的主要目的。

将狗狗猫猫战胜病魔的故事书写下来。并附上图片。
发布时间:2011-01-25  点击:2778  <<< 回上页

首 页 | 医院介绍 | 医院文化 | 医院设备 | 病例介绍 | 特惠活动 | 精英招聘 | 在线留言 | 联系我们 |

版权所有© 2008 All Rights Reserved 玉溪博爱动物医院总院
地址:玉溪市高新区秀山路28号  Tel:0877—2062798
网站访问统计:人/次网站管理